August 9, 2018 / 7:45 AM / 6 days ago

焦点:中国多管齐下能否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困局?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中国上海,浦东金融区概貌。REUTERS/Aly Song

路透上海8月9日 - 中国正多管齐下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困局。不过,在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小微企业贷款风险较高、信用体系建设等根本问题尚未有效解决的环境下,银行执行态度不一,适当放松一些监管性指标要求或有必要。

据一位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透露,央行一直在推进银行打包小微企业贷款进行质押,会给予MLF(中期借贷便利)等一些流动性支持,“虽然(央行)愿意提供的资金和小微贷款总量比起来像毛毛雨一样,但总行政策水平还是很高的。”

他并指出,央行对银行质押小微企业贷款包尚未有统一的标准,即具体符合什么样的条件可以质押,但央行会关注具体银行的历史数据表现、资产包里贷款的信用表现和行业分散度等数据。

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的陆家嘴论坛上就曾表示,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三年,要多给小微企业提供更多融资,央行支持商业银行在对小微企业贷款以后,将贷款作为抵押品与央行进行公开市场操作,这样可以盘活银行贷款的流动性。

一银行高管则表示,“现在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就像完成KPI考核一样,月度环比必须下降,监管还会根据上个月的监测给定这个月下降多少幅度的硬性指标。”

从央行降准支持小微贷款并扩大MLF(中期借贷便利)抵押品范围,到银保监对银行业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实施监测,以及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成立等,中国本轮政策力度可谓空前,其目标则是力争今年三季度末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有明显下降。

路透看到的东部沿海某国家级小微金改试验区的贷款利率监测数据显示,该市6月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7.76%,同比升0.35个百分点,较年初升0.52个百分点;但受央行降准等利好因素影响,贷款利率环比降0.06个百分点,扭转了1-5月贷款利率逐月上升的趋势。

从机构类型来看,该市城商行平均利率9.41%,较年初升0.79个百分点,为各类型机构最高,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5月曾公开表示,从社会抽样调查结果看,大型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在5.1-5.5%左右,地方性法人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在6.5-7%。

路透上月独家报导,银保监会要求对银行业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实施定期监测指导,力争实现今年三季度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较当年一季度明显下降,四季度较三季度保持平稳态势的目标。

**银行态度不一**

理解为何政策力度空前支持小微企业容易,正如一位监管官员此前对路透所言,小微企业数量庞大,占企业的绝大多数,如果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明显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当然也就下降了。

不过,综合近期路透对不同类型银行简单的调研来看,银行落地执行态度不一。

究其原因,其一是银行普遍认为小微企业生存环境较难,贷款风险依然很高,但此类贷款很难自主进行风险溢价;其二是下半年经济增长难言乐观,尽管MPA(宏观审慎评估)等监管考核有所放松以及流动性支持增加,但实体有效贷款需求不足。

“前几年都是喊口号假做小微(贷款支持),今年是真正在做小微,不管是户数还是体量,不达标不行,推进力度跟前几年有很大的变化,现在行里对小微贷款的整个规模是完全敞开供应的,对其他条线还有额度上限等要求。”工商银行(601398.SS)一地方分行高层对路透表示。

他并谈到,在贷款利率方面,该行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甚至可以基准利率投放;从风控角度,基本上都是住宅为主做抵押。不过,与去年同期比较,有效贷款需求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另一国有大行浙江某支行行长对路透表示,从二季度以来,分行对支行的考核上明确要求贷款往小微企业倾斜,包括新增小微企业数量明显增加以及贷款利率不能超过基准利率30%,同时创新了各种担保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被官方媒体宣传视为地方支持小微企业创新举措的山东德州“无还本续贷”,也引发了业内热议,不管是银行还是各地方银监局对此态度均存差异。

“之前我们也有跟银监局建议,但他们不同意。”有地方农商行人士认为,不用还本金是双刃剑,对于好客户来说,不用担心银行抽贷,不用增加周转资金成本;但对于不好的客户,如果还利息就可以,银行往往就会忽略贷后管理的风险,等到利息都还不起的时候风险就是彻底爆发了,来不及处置了。

他并称,银行贷后管理不单单是靠能不能及时还本金利息来评判的,要关注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好差。而现在的短期贷款,企业临时借周转资金,确实增加了企业的负担,也给了银行内部员工赚这个钱的土壤,执行起来还需要银行出台具体的内部政策,筛选出哪些客户可以享受无还本续贷。

**监管指标压力**

不过,也有多位银行人士表示,央行管的是货币政策,缓解银行流动性压力,但影子银行通道基本全关闭后都待回表,因此继续多投放贷款对不少银行而言今年面临的更大压力是资本充足率等恐无法达标,这些指标却是银保监金融监管的问题,亦未有调整。

前述银行高管表示,“近乎运动式地要求大家去放款,这种感觉就是突然之间央行口子给开了,没紧箍咒了,说你们看着办吧,可哪有那么快,说放就放,监管口子没开呀。”

“很多监管政策都上半年落地,不可能朝令夕改,加上很多资产回表都已经限制了放贷能力,现在还要加速放款,这没法放,”他补充称,“总之银行不可能像上一个经济周期那样去放贷,给实体融资,监管政策银行得实施执行。”

某股份行普惠金融事业部人士亦对路透指出,给小微贷款的额度不缺,贷款风险溢价却并非是市场化定价,这某种程度上必然会抑制银行积极性,“钱是给了,但对不起,雷还是自己扛,那银行怎么可能激进地去做呢?”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最新撰文即指出,以加强金融服务小微企业为目标,要求金融机构既要加大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又要防控风险,不良资产不得上升,还要不提高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三大要求基本上无法同时满足,金融机构在这样的约束下,提供小微企业信贷的动力极低。

“相当一部分号称‘低息’的小微企业信贷,只是借助政策支持的名义,以小微信贷为通道,资金实际流向了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市场。”他说。

在徐忠看来,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主要矛盾是融资的可得性,要增加小微企业获得融资的机会,就必须提高对风险和贷款利率风险溢价的容忍度。

他并强调,中央银行货币调控离不开金融监管政策的协调配合。即使中央银行可以调控外在货币,但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作保证,“外在货币投向何处、效率如何,这是中央银行无法控制的,也无法保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