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欧洲禁飞是否小题大作?科学界与航空界立场迥异

路透巴黎4月19日电(记者 Tim Hepher)---冰岛火山灰致使数百万旅客滞留机场,航空公司损失额高达10亿美元。但是此时专家们却对如何衡量火山灰消散程度、以及何时飞行才比较安全这两个问题依然各执一词。

2010年4月20日,冰岛Eyjafjallajokull 火山喷发。REUTERS/Lucas Jackson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理事长比西尼亚尼(Giovanni Bisignani)周一表示:“我会叫这个为欧洲大混乱,我们没有将焦点集中在数字和事实上。”

比西尼亚尼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欧洲正在使用理论数学方法,而这并非你我所需。我们需要到大气层试飞,评估火山灰严重程度,然後作出决定。”

英国航空公司BAY.L和法国航空公司AIRF.PA 表示,他们已经试飞过,没有遭遇火山灰对飞机的影响。

尽管学术界的专家和航空公司的意见完全相左,但欧盟交通部门高官表示,欧盟不会在安全问题上妥协。因火山玻璃岩影响了战斗机引擎,北约限制了军事演习。

没人质疑火山灰对现代涡轮引擎造成的损坏。1982年,英航一架大型喷气式客机曾遭遇印尼火山喷发,因吸入火山灰导致四台发动机失灵,最终死里逃生。

比西尼亚尼表示,各国政府全面禁止在欧洲北部的航班运行是错误的,称决策者应考虑设置“航空走廊”遣返全球大约700万的被困乘客。

逃离火山灰

法兰克福歌德大学(Goethe University)大气与环境科学研究所的教授Joachim Curtius则支持禁飞,他表示,航空公司在飞机上安装用于测量空气中微粒的工具是有道理的。

因造价不菲,这种测量工具每年的产量还很少。

Curtius表示,飞行员看不到火山灰,但测量空气中微粒的工具可能会提醒飞行员及时作出反应,例如降低飞行高度。

但单纯降低飞行高度也无法保证安全。

英国皇家工程学院(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会员、英国皇家航空学会(Royal Aeronautical Society)的前主席斯图尔特(John Stewart)表示:“你可能认为,如果在有火山灰的情况下,你在两万英尺要比在四万英尺高空飞行安全,但如果风力突然减小,那麽火山灰就会跑到两万英尺高空。”

澳大利亚火山灰咨询中心(Volcanic Ash Advisory Centre)是全球发出飞行警告令的九个中心之一。

该中心的经理Rebecca Patrick表示:“主要问题是火山还在喷发,所以它会继续产生更多火山灰。”

“如果火山灰在高海拔,它可以滞留20天。”

“所以再谨慎处之也不为过,因为如果飞机穿越云层,什麽事情都可能发生。”

气象学家用外行人视为天书的模型来预测各种风险,而航空公司则觉得专家反应过度。

比西尼亚尼表示:“我们应该基于真实情况而不是理论模型作决定。”

火山灰安全准则是由一联合国机构——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制定的,但专家表示没有对于火山灰安全浓度达成统一意见。

“带来了这次大范围的停飞的ICAO准则,是基于1980年到2000年之间逾80次事故经验的计算机模型估测的,”航空咨询师Chris Yates表示。

“航空业将对此非常了解,并表示我们对此反应太过谨慎了。”

(完)

编译:靳怡雯 发稿:金红梅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