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IMF发动柔情攻势 挑战亚洲经济模式

路透北京7月19日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韩国发动柔情攻势,试图再一次让亚洲金融危机淡出人们的记忆.

2010年6月2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施特劳斯-卡恩在多伦多讲话。REUTERS/Jim Young

IMF需要亚洲的支持.作为全球经济成长速度最快的一部分,该地区将为IMF等国际组织提供更多资金,同时也会施加更大的影响.

坦白地说,问题是亚洲并不需要IMF或其他类似机构的帮助.正是IMF的侵入性政策处方被亚洲人士指责为加剧了1997/98年的危机.

因此IMF总裁施特劳斯-卡恩上周在韩国中部城市大田举行的一场大型会议上开展了魅力公关.

“恕我直言,我们犯了一些错误,”他说道,”我们已经明白了在对抗危机时,专注于基本政策和保护最脆弱对象的重要性.”

施特劳斯-卡恩宣称他希望亚洲国家将IMF视为第二个家园,并补充说,”全球经济的亚洲时代已经来临,IMF也必是如此.”

不过这其中存在隐晦的交换条件.亚洲想要有更大发言权,就必须在减轻全球失衡上担负更多责任.在欧洲和美国持续数年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亚洲各国政府不得不培育国内需求这个”经济增长的第二引擎”,而非高度依赖出口.

简而言之,施特劳斯-卡恩似乎在说IMF要准备改变.但亚洲准备好了吗?”现在的决策将影响未来几十年亚洲的表现,”这位IMF总裁说道.

在此背景下,有理由问问亚洲是否有能力接受他的挑战.

印尼股市接近纪录高位,反映出人们对该国经济改革的信心.印度和马来西亚双双下调国内燃料补贴以削减预算赤字.

VoxEU.org近期发表”全球经济再平衡:决策入门”(Rebalancing the Global Economy: A Primer for Policymaking)一书,该书的部分参与作者却质疑亚洲是否真的能旧貌换新颜.

**恶劣的投资环境**

亚洲最突出的失衡在于储蓄过多,而其背後的主要原因是政府无法掌控的:大量亚洲人处在黄金工作年龄,这个阶段人们要为自己的晚年留出资金.

但决策者可以采取更多措施促进经济更为均衡的增长,例如构建社会保障体系以减少未雨绸缪的需要、允许本币升值以及减少企业积累.

亚洲开发银行(ADB)首席经济学家李钟和称,政府应当优先改善投资环境.他认为,亚洲的经常帐盈馀部分反映了国内投资的不足,特别是对长期基础设置的投资.

“由于区域性制度的严重匮乏和技术短缺,整个亚洲的商业环境落後于世界上有竞争力的经济体.弥补这些弱点会帮助将国内储蓄有效地转化为国内投资,”李钟和写道.

他的观点在世界银行的新报告中得到支持.这份名为”2010年跨国投资”(Investing Across Borders, 2010)的报告检视了87个经济体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开放程度.

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得分低下,与全球其他地区相比,对外资股权、开展本地业务和获取工业用地的限制更多.

欠发达的金融部门亦阻碍了亚洲经济的转型.

由银行主导的金融系统向储户支付少量利息,并为出口商和制造商提供廉价贷款的旧模式已经过时,人们若想从积攒的资金中获得更高回报,就应该减少储蓄.

“中产阶级和老龄化人口正在扩大,与他们的需要相比,多元化金融机构的创建进程过于缓慢,”马来亚大学和清华大学兼职教授沈联涛在最新的东亚经济研究局(East Asian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简报中写道.

**政治僵局**

更深的外汇和资本市场也有助于各国吸收流入资本,而不必像印尼和韩国近期所做的那样针对资本流入施以行政控制.

密西根大学商业策略教授Linda Lim称,金融行业自由化已推动亚洲重归平衡,但并不彻底,因为存在民族主义目标和对增强竞争的抗拒.

一个例子就是中国国有银行的持续垄断,Lim在前述的VoxEU.org电子书中写道.

她补充称,”公司重组是降低企业高储蓄率所必需的,但正是这一点可能最具有政治难度,要求专制和半专制政府放弃国家对经济资源和经济活动的控制,而它们的政治权力部分是构筑在这些基础之上的.

Lim指出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的国有及政府关联企业几乎没有面临什麽政治压力,需贡献收益用于刺激国内消费.

首尔国立大学教授Yung Chul Park亦直言经济重归平衡需在政治背景下进行.

尽管海外市场式微,决策者仍将保持谨慎,除非他们确信内需能和出口一样有力驱动经济成长.

重归平衡是一个艰巨的政治任务,因为既要取消有利于出口商的赋税和其他激励措施,又要减少国家干预并采取市场开放措施来提高非出口部门的落後生产力.

“东亚可能难以出台这些举措,”Park冷冷地作出结论.

施特劳斯-卡恩当然明了所有这些问题.但大田会议毕竟是一个强调积极面,而不必太纠结于历史的机会.

“经济快速成长已经令亚洲地区成为全球经济的动力之源,亚洲在全世界的经济分量会更加吃重,”施特劳斯-卡恩说道.(完)

--译文审校 蔡美珍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