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手机、谣言与贫困移民放大乌鲁木齐暴力

路透乌鲁木齐7月13日电(记者 Chris Buckley)---上周,在乌鲁木齐部分汉族居民为抗议“7.5”事件中大量汉族人遭打杀而走上街头,甚至打砸当地维吾尔族人的商铺时,一些人手里拿着手机拍照。

通过手机和互联网迅速传播的信息,包括虚假信息,成为此次乌鲁木齐暴力事件的导火索和重要特征之一。

据官方媒体报导,乌鲁木齐“7.5”暴力事件死亡人数已经上升至184人,包括137名汉族人,46名维吾尔族人和1名回族人。但为何一场由广东韶关汉族维族工人斗殴导致的学生抗议事件演变为如此恶劣的暴乱,仍有许多未解的问题。

7月5日的暴乱始于一些维吾尔族学生在乌鲁木齐人民广场聚集,抗议6月底广东韶关一家工厂两位维族工人在冲突中身亡事件。

谣言通过互联网、手机短信及口口相传在乌鲁木齐的维族居民中迅速传播,称在韶关冲突中死亡的维吾尔族工人远不止两人,可能达到数十甚至数百。

路透在乌鲁木齐采访的维吾尔族人无一例外地表示,他们不相信官方宣布的韶关冲突死亡人数。一位叫阿利姆的维族居民说,他认为韶关冲突死亡人数有50人甚至更多。

阿利姆说,经济上的不满也是人民广场的学生抗议事件起因之一。他说,过去,中国政府规定当地国有企业必须按一定比例录用维吾尔族工人。

“但现在私人企业只聘用汉族人,即使国有企业也不按照比例招人了。” 他说。“所以我们最优秀的毕业生也难找到工作。”

在警方开始拘捕暴力事件嫌疑人後,有关冲突的传言更加迅速地通过手机和街头传播开来。

一些本地维族居民表示,杀人凶手是那些最近从南疆迁移来的文化程度低的维族人。还有人则表示,杀人者既包括南疆人,也有一些本地穷人,他们认为工作机会常常被汉人独占而心怀不满,同时怀有仇富情绪。

“许多维吾尔族人移居到城市,但缺乏赚钱的技能,即使是那些努力学习、掌握技能的人也难以找到工作。”本地维族商人玛马塔里说。

来自南疆的下岗金属行业工人伊玛佳说,许多像他一样的人来到大城市後难以找到稳定工作,产生了被欺骗的感觉。

“我们感到没有希望... 看着这些高楼大厦,我们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住不进去。”伊玛佳坐在乌鲁木齐市中心一座清真寺边,指着周围的办公楼说。

贫困的汉族人与贫困的维吾尔族人均涌入乌鲁木齐,双方接触增多,在一定程度上为这种绝望的情绪产生了致命的爆发点。

“我认为,最严重的暴力是穷困的维族移民对穷困的汉族移民实施的暴力。”人权观察组织的亚洲问题专家Nicholas Bequelin说。

在汉族居民走上街头抗议无辜群众遭杀害时,不少人用手机互相联系,传播消息。随着抗议活动失控,更有人用手机拍下抗议者挥舞斧头砍刀打砸维族餐馆的场景,迅速传播。

而随着政府解除对当地互联网和手机通信的管制,这些信息可能进一步传播。

“有关这场冲突的信息迅速大规模传播,意味着全球化信息传递一方面令人们更了解这个地区,同时也可能令一些潜在问题恶化。”美国加州Pomona学院新疆问题专家Dru Gladney说。(完)

发稿:王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