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财经视点

分析:格鲁吉亚战事或改变能源供应商策略 Nabucco管道计划可能搁浅

路透莫斯科8月29日电(记者Amie Ferris-Rotman)---在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发生短暂战争後,高加索和里海地区的能源供应商可能不再选择将运输线路途经格鲁吉亚,从而将使外界对Nabucco天然气管道项目的信心受挫。

美国和欧盟支持的Nabucco天然气管道项目,旨在将阿塞里(Azeri)出产的天然气通过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境内,绕过俄罗斯输出到欧洲,进而减少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当地局势的不稳定吓跑了投资者,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面临瘫痪。

里海地区的生产商青睐通过俄罗斯境内,将能源输出到欧洲市场或中国。

格鲁吉亚目前是一个重要的能源输出途径,该国位于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的中心,该管道每天可运输阿塞里出产的85万桶高质原油,从里海地区运至地中海地区。

格鲁吉亚同时拥有黑海海岸巴统(Batumi),波季(Poti)和苏普萨(Supsa)等重要港口,通过这些港口可以将石油产品和原油输送至西欧,阿塞拜疆同样是利用这些港口输出产品,因该国的港口都是位于与海洋不通畅的里海。

但在邻国格鲁吉亚局势不稳的状况下,阿塞拜疆正考虑利用其它途径出口石油和天然气。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间的对峙局面,无论是现在还是从更长远角度而言,都增加了将南高加索地区作为里海石油和天然气向西方运输途径的危险,”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Tanya Costello在伦敦表示。

阿塞拜疆国有石油公司Socar预计今年将30-40万吨原油的输出重新改道经过俄罗斯境内,利用巴库-Novorossiisk的管道,而不再通过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

该公司曾表示过,2008年将通过巴库-Novorossiisk管道运输100万吨原油,但现在向路透表示,他们正考虑今年经此运输130-140万吨原油。

“阿塞拜疆(对俄罗斯)兴趣大增,可能是源于对保护与俄罗斯关系的强烈愿望,或者是感觉到Nabucco管道计划付诸实施的希望更趋渺茫,”Costello说。

美国和欧盟一直在努力推进Nabucco管道计划,以此来对抗Nord Stream和South Stream天然气管道,後两者都有俄罗斯天然气寡头企业GazpromGAZP.MM的部分参予。

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一预期每年运输300亿立方米天然气、耗资约79亿美元(116.2亿美元)的计划正日益渺茫。

“格鲁吉亚的冲突将导致推进Nabucco管道计划的工作变得更为复杂,尤其是如果地区不稳定导致中亚的天然气供应商转向其他可能的出口线路的话,”Global Insight的分析师Andrew Neff表示。

“欧洲和中国面临对进口能源越来越强大的需求,他们未能从中亚地区得到足够的能源输出,现在这扇窗户已紧紧关闭了。俄罗斯在阻止(中亚国家与欧洲和中国缔结)那些条约方面更加成功,”俄罗斯UralSib银行的首席战略师Chris Weafer说。(完)

翻译:王燕焜 发稿:程芳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左侧导航栏“路透邮件订阅”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