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 2019 / 1:42 AM / 8 months ago

《鼠年展望》中国区域性银行风险料可控释放 主动缩表应对内忧外患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6年3月,中国北京,一家商业银行柜台上的一摞人民币。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北京12月19日 - 中国经济增长承压及包商银行等事件的冲击,令曾经野蛮扩张的区域性中小银行经营风险迅速上升。不过,整体而言,这仍属于存量风险的释放而非新风险的生成。展望明年,随着存量问题的不断暴露、显现和化解,中小银行整体风险将逐步降低。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存款基础稳定、加大力度购买高流动性资产及监管层的保驾护航,明年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可控;而如何缓解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在内忧外患的环境中纠偏自救,则考验着各家银行的经营智慧。

“我们认为,对中小银行而言,更多是存量风险的释放和风险出清的过程,这使得其实际的风险水平是在下降的,”天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称,“不过存量的风险相对较高,预计未来会可控释放。”

他进一步解释称,比如农商行近两年不良率有所上升,这并不意味着此类银行资产质量的明显恶化,而是前些年不良认定不严格及不良“假出表”导致的,而严监管使得银行不良的数据更加真实可靠。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单纯的不良率上升不会导致银行出现持续经营风险,但对于贷款减值准备计提不够充分的银行,不良率短期大幅上升会直接冲击资本充足率水平,因此存量不良资产的处置将是明年的重要任务。

“有些银行资本充足率看起来还可以,但考虑到不良风险,实际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就没有那么乐观了,”廖志明称。

另一城商行人士则表示,除了已经暴露和过去违规出表的不良,潜在的包袱也要考虑进去,如“不再靠谱的城投和房地产相关的资产,以及尚未违约的一般工商业企业等。”

银保监会在近日召开的会议中强调,要进一步强化风险意识,压实各方责任,稳妥处置高风险金融机构。持续加大不良资产核销力度,对影子银行业务进行一致性、穿透式、全覆盖监管。

不过,从路透了解的情况来看,受拨备覆盖率、利润消化能力等方面的限制,区域性银行无法大规模卖出不良资产包;因此,当前流行的做法是通过增资由新股东缓解资产质量压力以及补充资本。

如11月以来包括萍乡农商行、鹰潭农商行等在内的数家银行发布的定向发行说明书要求,投资者在认购新增股份的同时另行支付资金用于购买不良资产。

**流动性风险可控**

中小银行负债端的脆弱性是核心风险之一,并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进一步受到冲击。但考虑到监管层的维稳意图及银行系统完善的互助机制,明年中小行流动性压力可控。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秦桧再坏也有几个好朋友,外部环境再差,各地区域性银行也有些关系比较好、比较熟悉的机构,会相互扶持,共同助力流动性。”一位农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称。

他并指出,农信系统完善的资金互助机制、地方政府及财政、央行等金融部门的支持都是重要的支撑力量,“银行体系内部流动性问题不大。”

银保监会农村银行部副主任纪艳梅此前在发布会上表示,农村金融机构有有效的行业互助机制,包括省联社对资金的调剂安排,也包括跨区域的应急流动性安排,这些都是单个机构发生风险时可以采取的应对措施。

河南伊川农商行在出现储户集中取款风波后,当地官方消息显示,该行所在省市金融部门牵头在全省范围内调配资金、统一使用:河南省农村信用联社向伊川县调拨资金300亿元人民币,人行洛阳市中心支行拟按程序启用伊川农行的50亿元存款储备金,洛阳市农商行调拨资金15亿元,合计365亿元。

此外,在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的一位分析师看来,一个重要但可能被市场有所忽视的事实是,一些理论上被认为是高风险的区域性银行大多有着较为稳定的存款,使得其持续经营能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

“与东部和中部地区相比,西部地区的发达程度虽然较弱,农村金融机构体量也偏小一些,但从负债端来看,存款的稳定性反而比较高,因为更多的存款是来自于分散的个人存款,对于流动性的指标有非常好的正面影响。”该分析师称。

**内忧外患缩表以对**

在经济增速持续下行的压力下,区域性中小银行经营难度日益提升:外有接连爆雷后市场的风声鹤唳,内有内生增长动力不足带来的不良率高企、资本补充承压。业内人士指出,主动缩表“瘦身”或是当前中小行缓释压力的一种可控选择。

“现在的市场环境非常不适合中小银行生存,因此未来一段时间的核心就是要主动缩表,不能再持续性地扩张,”一城商行计财部负责人称,“一方面让渡或转让长久期的资产,另一方面缩短资产的久期期限,如将三至五年较长期限的贷款逐步退出。”

他进一步指出,中小银行通常过于关注长久期的资产,因为期限长、溢价高,但是在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下,贷款人的还款意愿可能不是很高,比如以前财大气粗的房地产企业现在还款意愿已经很低。

同时,有多余的资金要配置利率债、地方债等高流动性的资产,因为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通过抵质押这些资产补充流动性。

前述农商行人士也指出,现在整体处于投资收缩期,很多小银行投资的偏好非常低,不会再去考虑业务如何发展。“投资端肯定是在收缩,从资产类别上来讲,我们现在就做最基础的最安全的债券,如国债、利率债,比较好的产业类的债券。”

该人士并提到,地方省联社也加强了对相关金融机构业务的监管,一些业务必须经过批准才能开展,而以前只要符合相关的规定即可,这也令机构扩张的步伐进一步放缓。

评级机构穆迪公司金融机构部助理副总裁万颖对路透表示,短期看一些中小银行降低资产增速会影响银行的利润增长,使得银行内生资本增长放缓,但长期来看对持续经营能力会有正面影响。(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