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综述:监管层定调当前人民币汇率制度长期坚持 劝诫市场主体不赌不“裸奔”

路透上海6月10日 - 5月市场躁动引发一波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随后中国监管层连续发声,把单边预期给压下去;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周四再度强调,当前的人民币汇率制度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汇率制度安排,需要长期坚持,由此关于汇率制度的各种论调可随风散去。

资料图片:2015年12月,中国上海,外汇兑换点外的人民币标识。REUTERS/Aly Song

潘功胜在出席陆家嘴论坛时亦表态,影响人民币汇率的因素众多,汇率双向波动将是常态,而市场主体也应积极适应常态,并树立风险中性理念,避免外汇风险管理的“顺周期”和“裸奔”行为,切记“久赌必输”。

“我国实施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是一项适合中国国情的汇率制度安排,需要长期坚持,”潘功胜在论坛明确表态称。

这是对5月中旬以来“中国央行最终要放弃汇率目标”相关论调的明确否定。5月人民币汇率单月实现1.74%的升幅,这也是半年来最大单月升幅;而5月下旬开始,人民币呈现明显的单边升值态势,投机迹象较为明显。

其间中国外汇自律机制委员会首次清晰回应,当前汇率制度适合中国国情,应当长期坚持。随后监管层多次发声,并时隔14年再度提升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至7%;进入6月市场渐趋理性,人民币汇率CFETS指数自5年高点稳步回落。

**强调影响汇率因素复杂,警告市场主体“久赌必输”**

针对市场关注的人民币汇率,潘功胜强调,人民币汇率影响因素复杂,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市场主体应适应汇率双向波动的常态,树立汇率风险中性理念;要避免外汇风险管理的“顺周期”和“裸奔”行为,不要赌人民币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潘功胜列举的人民币汇率“利好因素”包括:人民币汇率的稳定性优于其他货币,汇率预期稳定,外汇市场交易理性有序。

另外,中国经济稳中向好,货币政策处于常态化状态,国际收支运行稳健,外汇市场更加成熟,这些因素将继续为人民币汇率稳定提供有力支撑。

他还列举了人民币汇率的五大“利空因素”:第一,世界经济复苏仍不平衡,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经济恢复加快,与中国经济增长差距逐步收窄。

第二,随着美国通胀水平上升和通胀预期升温,市场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预期升高,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压力加大,将对全球外汇市场和跨境资本流动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第三,疫情以来,在超级宽松政策刺激下,国际金融市场估值水平高企,脱离实体经济基本面,金融市场脆弱性较强,国际金融市场存在高位回调的风险,可能导致全球避险情绪上升和跨境资本流动的变化。

第四,后疫情时代国际政治经济博弈加剧,可能对金融市场尤其是外汇市场形成冲击。

此外,中国外汇市场变化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每年6-8月份是季节性购汇较多的时期,外商投资企业和境外上市公司的分红派息和利润汇出比较集中,同时中国大量海外留学人员也一般会在这几个月购汇支付下学年的学费和海外的生活费用,所以中国外汇市场季节性特征非常明显。

潘功胜提的五大不确定因素有短期因素也有中期因素,这和之前监管层的声音一脉相承,由此一再强调“风险中性”也就顺理成章。而“久赌必输”也是自律机制提完了之后,官方再一次非常直白的表态--别赌汇率升贬。

“企业顺周期的财务运作,赚取汇率升贬值的收益,也必然承担汇率升贬值的风险,...不要赌人民币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潘功胜称。

他并指出,今年以来企业外汇衍生品套保比率达到两成多,比去年提升了5个百分点,“不过提高空间仍然较大。”

如何提高空间?潘功胜提出,降低企业汇率风险,需要企业、银行、监管部门共同努力。企业端要树立正确的理念,避免“顺周期”和“裸奔”行为,不要去赌汇率升贬。

监管端亦要建立健全开放的、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推动金融机构丰富避险产品,降低企业避险保值成本。同时提高市场透明度,便利市场主体理性判断外汇市场形势。另外“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和预期引导,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稍早前表示,货币政策坚持稳字当头把握好力度和节奏,保持汇率基本稳定;汇率方面要继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促进内外平衡,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完)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