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更正)投资焦点:人民币跌势卷土重来 全球市场警铃大作
December 26, 2016 / 3:57 AM / a year ago

(更正)投资焦点:人民币跌势卷土重来 全球市场警铃大作

(更正:因译文有误,小标下第三段中应为“去年12月和今年1月”,非“今年12月和1月”)

2010年11月拍摄的美元和人民币纸币的资料图。REUTERS/Petar Kujundzic

路透伦敦12月23日 - 人民币汇率走软让人不禁担心,2016年初席卷全球市场的那场风暴有卷土重来的威胁;而在全球主要投资者心中,人民币将会贬值已成为普遍共识,这也削弱了中国政府应战短线投机客的能力。

今年1月中国政府发动了一场打压投机客的行动,令对冲基金损失惨重,然而人民币承受的众多根本性压力却依然存在,而且伴随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显现出初步的紧张迹象,也提升了人民币贬值的风险。

未来六个月中国政府维持汇率稳定的能力毋庸置疑,但有可能为此再度付出巨大代价,而且与直观感觉不同的是,人民币贬值并没有明显的投机性,因此这一次的压力更加难以消除。

一年前,中国花费了六个月中的很大一部分时间投入到支撑离岸人民币汇率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中。离岸市场中人民币允许波动的空间更大一些,因而可以为控制更加严格的国内市场汇率提供先行指标。

人民币所面临的压力多源于中资企业结束“利差交易”。这种“利差交易”的基础是国内利率较高,且人民币在过去10年的多数时间里一直呈现单边升值走势。到了2月春节过后,人民币所受到的这股压力有所缓解。

随着这种效应减退,北京方面当时得以打压一些基金经理,其中一些曾是2008年美国抵押贷款市场中的大空头。它们在期权市场采取索罗斯式的押注,认为官方将被迫进行一次性的人民币贬值。

但这次,很多指标都显示,押注人民币走软的交易确定性更高,而且受到更保守的“中长期投资大户”的支持,这类投资者只倾向于跟进具有更大共识的趋势。

“我们看涨美元的同时,认为明年人民币继续走软,”伦敦摩根大通资产管理的外汇管理部门主管Roger Hallam表示。他管理着2,600亿美元的资产。

“现在(人民币兑美元)报6.90。如果看看三个月远汇,它显示(将达到)7.0,因此明年比较接近7.25也不足为奇。”

银行业者的销售部门表示,美国和欧洲大型投资者过去一个月大举押注人民币兑美元选择权,行权价在7.25至8.00元,六个月至一年后到期。

高盛上月预估,人民币兑美元在2017年将贬至7.30。

然而,过去六个月以来,美元兑欧元或日圆每日波动幅度经常超过1%,基金经理表示,要从人民币较为受控的跌势当中获利,选择正确时机进场至为关键。

即使人民币兑美元贬至7.25,也只是较当前水平跌约4%,为日圆兑美元过去五周来跌幅的四分之一。

法国Amundi货币管理部门主管James Kwok看空人民币,认为人民币明年将再度贬值。但本月稍早他暂时已经落袋为安。

“我们近期已经结清人民币空仓,”他说,“当经常帐盈余还在的时候,我不认为人民币一年的跌幅可以到那么大。”

**触发点**

银行作出自己的预期并建立相应仓位的基础,是由于中国当局一年前成功阻止人民币更猛烈下跌而产生的信心。

中国有关当局对有必要让人民币贬值持开放态度,但也强调会防范任何的无序波动。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不错。

但较上年同期的对比数据也在增长。去年11月,中国外汇储备减少870亿美元,这是该国不得不抛售美元以阻止人民币暴跌的一个迹象。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外汇储备降幅进一步达到1,000亿美元甚至更多,从而引发外资的抛售。

今年11月,中国外汇储备下降690亿美元,是经济学家预估降幅的两倍多,也是中国人行再度大力干预的迹象之一。此后中国政府还采取进一步措施以缓和人民币货币市场的压力。

“现在没有了1月时的那种兴奋之情,”伦敦货币基金Millennium Global投资组合联合主管Richard Benson称。

“很多人都栽了跟头,他们明显在尝试让市场在12月保持平静。对我们来说这是个不错的机会。缓慢而渐进的贬值。这就是通过离岸远汇进行的简单美元多头交易。”

过去两周,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发出一些关于中国的噪音,而北京方面也做出强烈回应,这让那些持更谨慎观点的人有理由提高警惕。

债市出现了承压的迹象。自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一周前升息以来,10年期人民币计价债券收益率已上涨近40个基点,而土耳其和墨西哥同年期公债几乎持平。

今年伊始中国投资者对红火的国内房地产市场仍然趋之若鹜,但现在中国政府也在寻求给过热的房价降温。

“通常中国被认为不在脆弱市场之列,”瑞银策略师Manik Narain说道。

“但这次墨西哥和印尼等国已经平静下来,中国市场无疑更加动荡。还不清楚对他们而言最佳的选项是什么,但代价最小的工具就是干预离岸人民币市场,并收紧资金管控。”(完)

编译 郑茵/杜明霞/龚芳/侯雪苹/王琛;审校 徐文焰/张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