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我在珊迪飓风现场--今周刊「谷月涵看台湾」
2012年11月22日 / 凌晨12点06分 / 5 年前

〔专栏节选〕我在珊迪飓风现场--今周刊「谷月涵看台湾」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1月22日出版的当期「谷月涵看台湾」专栏)

珊迪飓风重创纽约,曼哈顿下城和纽泽西沿岸灾情最为惨重。十月二十九日,我人刚好就在纽约,亲身经历这一切;更惨的是,我还住在曼哈顿下城的饭店,整整停电两天,手机、网路和市话都不通,连热水也没有,感觉就像是战争避难的场景一般。

除了等待,什么都不能做,反而落得无事一身轻。最后,我终于逃到曼哈顿中城,与外界恢复联系,并雇到一辆车,离开纽约前往波士顿。

开车是离开纽约唯一的方法,不过,我们的司机恐怕无法再进入纽约。因为州长下令,进入纽约的车辆实施高乘载管制,三人以上才准放行,以免对资源有限的纽约负担过重。

「逃难」期间,同事用手机拍了很多相片,还四处献宝;尽管在我看来,每张都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同事还是坚称远处仍可看到一点点的亮光。这就是全球最大的金融市场── 纽约。

纽约基础建设之陈旧,在这次百年一见的飓风中暴露无遗,加上正逢满月涨潮所带来的水患,造成变电所和地铁的严重损害。但这可不是纽约的第一次。

事实上,这回不算的话,过去十八个月以来,我一共去了东岸四次,就碰到三次大停电,全都是严峻气候所造成的。当然了,朋友和家人都说我「带赛」(带来霉运),还暗示说,我不用太常回去探望他们,免得每次回去,他们就得忍受一个星期没电的原始生活。这……应该是在开玩笑的吧?!

过去三次的停电,都是碰上十年来或五年来的最大飓风。气候真的正在改变,就算这不能全怪罪人类的各项活动,但起码我们所制造的温室气体,对地球是没有帮助的。

海平面上升使得曼哈顿下城更加危险。这里之所以称为「下城」,不光是地理区位处于曼哈顿的最南端,其海平面也真的比中城或上城来得低。

纽泽西海岸受到重创,也在许多预言家的预言之中,而且这类事件很可能会一再重演。在欧巴马第二任期中,排碳权的议题或许会再度成为焦点。在联邦政府未能实施排碳权下,加州已决定要自行实施相关政策。此外,美国老旧基础建设的升级压力,也会如排山倒海般涌至;不过碍于预算,我认为升级的进度将会受限。

民主党内对欧巴马的诸多批评,包括第一任期未能趁机实施枪枝管制、环境保謢等,或许会让欧巴马较支持将在美国生产或销售至美国的商品,纳入排碳权的规定之内。

当然,欧巴马的当务之急是预算协商,等到这项棘手议题解决后,可能大家又忘了珊迪飓风所带来的警告。因此,台湾制造商目前似乎还不急着担心美国排碳权的规范。但这到底算不算是好事,我们等着瞧吧!(完)

--整理 董永年; 审校 张喜良

注: 1.专栏作者谷月涵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现任花旗环球台股研究部主管.

2.以上的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