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鼠年展望

图片

降融资成本成中国央行重任 通胀隐忧难掣肘政策宽松步伐

2020开年伊始中国央行即送出降准“大礼包”,鉴于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市场对今年宽松的货币环境心生更多期待。而如何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兼顾打通资金流入实体的“最后一公里”,无疑是2020年货币政策的重要目标。全文 

图片

在贸易摩擦中逆风前行 布阵多元化助力中国外贸保稳无忧

疲弱的全球经济与百转千回的中美贸易摩擦阴云之下,2019年的中国外贸在阵阵冲击波中艰难前行。展望2020年,随着中美经贸争端阶段性缓和、中国加快布阵多元化外贸结构的节奏,中国外贸有望在保稳的基础上边际改善。全文 

图片

香港股市可望“归队” 搭上中国内地经济回暖的顺风车

突如其来的社会动荡令到香港股市在2019年沦为全球主要市场表现最差之一,展望2020年,在经济衰退担忧减退、中美贸易协议取得阶段性进展的前提下,港股可望重新归队,搭上中国内地经济回暖的顺风车。全文 

图片

中国利率债收益率先升后降式震荡 汇率趋稳外资料加速进军

2019年中国债市震荡中走牛,不过中美贸易争端出现曙光,风险偏好提升以及通胀高企等增加压力,所幸为保经济增长货币政策加力护航预期强劲,鼠年债市料难走出单边行情,收益率可能先升后降;同时受中美利差、汇率趋稳、人民币债券纳入全球债券主流指数等因素推动,料吸引外资加快入场步伐。全文 

图片

中国房地产依旧“稳”字当先 波动趋缓“软着陆”可期

明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年,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意味着房地产将继续分担稳增长的重任,尽管投资和成交都可能不及今年,但在政策“稳”字当先、货币环境边际改善的情况下,失速风险极低,房地产运行周期更趋平坦。全文 

图片

香港楼市大约在冬季 唯盼寒天不太冷

2019年可说是香港自回归以来社会和政治上最动荡的一年,经济陷入10年来首次衰退差不多已成定局,而楼价自6月起连续下行的这股颓势,可能至少在2020年上半年仍难以摆脱。全文 

图片

中国信用债继续雷区穿行 城投受宠依旧民企不应一并打入冷宫

自从2014年超日债的违约标志着中国信用违约元年的到来,违约便逐渐常态化,继去年违约规模突破千亿级别后,今年连续第二年超过千亿元人民币,且违约原因“花样迭出”,不过其对市场的边际影响却是在减弱。步入鼠年,信用债投资料仍将在雷区穿行。全文 

图片

中国区域性银行风险料可控释放 主动缩表应对内忧外患

中国经济增长承压及包商银行等事件的冲击,令曾经野蛮扩张的区域性中小银行经营风险迅速上升。不过,整体而言,这仍属于存量风险的释放而非新风险的生成。展望明年,随着存量问题的不断暴露、显现和化解,中小银行整体风险将逐步降低。全文 

图片

中国跨境资本流动料更频繁 若无羊群效应监管或提升容忍度

已持续一年多的中美贸易战并未改变中国国际收支较为均衡格局,随着近期双方阶段性停火、中国金融开放政策不断落地,资本项下证券投资净流入有望进一步上升,2020年跨境资本流动形势料继续趋向改善。全文 

图片

中国护航“六稳”下的政策拿捏如钢丝上起舞

追求经济提质增效,必然会伴随增速放缓阵痛。展望2020年中国经济,在内外大环境均趋紧下,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全力护航“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就犹如在稳增长与防风险间走钢丝;而加快改革落地,保持以不变应万变的政策定力更是对宏观调控智慧的考验。全文 

图片

贸易战仍是人民币汇率关键扰动因素 但不是全部

人民币兑美元2019年顺利打破“7元”枷锁,汇率弹性进一步提升,而中美贸易战打打谈谈节奏仍将持续,这料继续成为2020年人民币汇率波动的主要扰动因素。当然各方对于中美谈判结果预期的不同,最终对汇率走向的判断也有偏差。全文 

图片

决胜之年中国经济仍需一定速度 6%左右增长无忧

即将迎来的2020年自带多重“光环”:中国十三五收官之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三大攻坚战的关键一年、资管新规过渡期的结束之年。决战决胜态势明显,中国经济仍需保持一定增速。全文 

图片

猪年猪价推着CPI一路狂奔 鼠年中国又面临着哪些近虑远忧?

回顾即将告别的2019年,让14亿中国人记忆最深刻的,当属这一路狂奔的猪肉价格以及受其推动节节攀升的CPI;2020年将至,在三期叠加经济依旧承压的大背景下,中国又将面临哪些近虑远忧呢?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