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3, 2020 / 5:11 AM / 14 days ago

中行原油宝赔付已过半 两家主要律所停止诉讼代理

路透北京5月13日 - 两位中国银行3988.hk601988.ss内部人士对路透表示,中国银行目前已对超过50%的原油宝投资者完成赔付工作。此前,该行推出线上签署和解协议的选项,以提高效率。

路透周三联系多位原油宝投资者,他们均确认,已与中国银行签署和解协议,收回的金额均为本金的20%。

“按照目前进度50%的完成量,应该说推进纠纷解决工作,还算是比较快的。”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对此评价称。

同时,此前积极联络投资者代理诉讼的律师,也纷纷按下了停止键。

原油宝事件爆发后,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黄梦奇律师团队和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杨兆全团队较早公开发声,并为积极投资者代理诉讼。

在接受中国本地媒体网易财经采访时,杨兆全曾表示,有100余名投资者联系过他本人,投资额大多数在20-50万元人民币之间,大部分投资者不愿意接受20%的方案,希望赔偿的比例在60%-80%之间。杨兆泉彼时称,近期会向法院提交第一批诉讼材料。

但杨兆全本周在投资者微信群里宣布,退出原油宝案件代理,并将退还全部材料和费用,其最新动态为本周一在微博上公布了起诉书全文;黄梦奇亦宣布退出代理,表示投资者群将改为金融普法群,其最新动态是在微博上呼吁提高大学生群体的赔付比例。

路透暂未能联系到黄梦奇置评,杨兆全未回复路透的置评请求。

“我所在的律所是一家大规模的律师所,目前已经确定不能接案子。”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对路透表示,由于中行是很多律所的大客户,存在利益冲突,“我现在也只能背后给投资者出出主意。”

中国银行挂钩WTI原油期货的“原油宝”理财产品,因油价首次出现负值而“穿仓”巨亏。此事惊动中国最高决策层,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上周一召开会议,以“把握适度性,提高专业性,尊重契约,理清责任,保护投资者合法利益”的表述定调事件后,中行随即启动赔付工作,赔付比例上限为20%,中国银行因此产生的总损失高达60-70亿元。

中国银行原油宝事件爆发,时值“两会”即将召开之际。中国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和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将分别于5月21日和5月22日召开。

**“不要浪费掉原油宝事件”**

“预计除了个别投资者可能损失较多,不愿意按20%赔偿和解,绝大部分投资者都会选择和解。”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对路透表示。因未获授权点评中行原油宝事件,其要求匿名。

他并表示,中行原油宝事件给中国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敲响警钟,“从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来看,从CME宣布可能出现负油价,到原油宝穿仓,尽管现在来看给的反应时间很短,但中行本来依旧有机会避免此次事件的发生,业务部门和风控部门有哪些疏漏需要重新梳理排查。”

“监管部门也需要理顺监管思路。银行客观上有开展此类业务的需求,但与期货相关的产品,是否应该与证监会统一监管标准。如果参照证监会的标准,那基本上就只有高净值人群可以投,那么这次事件即便依旧有投资者穿仓,银行需要担负的责任和损失也会小很多。”他表示。

王红英对路透表示,中国银行原油宝产品的出现,是在之前银保监会鼓励各个商业银行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适度产品创新的结果,而且这类产品在银保监会也都备案了,是银行业在混业发展这个趋势方向上进行的一种产品探索。因此产品本身从政策层面来看是一个合规产品。

“但另一方面,由于该产品既可以做多,又可以做空,而且是一种保证金交易的方式,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其实具有了期货交易的特征;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它又不是100%的合法,所以从监管角度,这一类业务又要归到证监会的管理。”他表示,所以在此次事件爆发以后,这类产品会下架、停止交易,以满足我们现在整个监管的合规性要求。

他并表示,如果不下架,未来这类产品真正要做到风险可控,可以选择挂钩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产品,比如说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挂钩这个产品。

“这样如果有问题、有矛盾,那么在国内的法律体系下就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他说。

建信金融研究主管韩会师撰文呼吁,不要浪费掉中行原油宝事件,“如果处理得当,这将是一次极佳的衍生金融工具知识普及机会、投资者风险教育机会、金融机构内控水平提高的机会、监管部门完善市场纠纷解决机制的机会。”

在其4月底发布的文章中,韩会师指出,“原油宝”事件充分暴露了大众对衍生金融工具投资相关知识的匮乏,目前网络上关于“原油宝”的解读文章也良莠不齐,不少文章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很难起到正视听、开民智的作用,急需一个权威的信息渠道向大众普及衍生金融工具的相关知识。  

其在文章中并指出,“原油宝”本质上是为境内客户提供挂钩境外原油期货交易的服务。其基本运行机制是:银行在境外期货交易所开设大账户,接受境内投资者交易指令后,汇总到境外的大账户执行指令,同时对境内客户收取100%的保证金。

在这个交易结构里,银行充当交易通道,不是主动投资业务。所以,很多舆论认为“原油宝”(或者其他银行类似的账户原油产品)的收益率受银行交易员的交易能力影响,这是非常大的误解。

文章还称,监管部门完全可以通过深入调查搞清楚到底是产品本身有问题,还是营销环节出了问题,还是银行的内部风控出了问题。哪里出了问题就解决哪个问题,但不能仅仅由于有人亏损就将该类产品一棒子打死。

“因为没有绝对安全的金融工具,如果看到风险事件就彻底封杀某一个甚至某一类产品,最终的结果一定是过度约束下的金融体系难以发展,过度保护下的投资者群体无法成长。”韩会师认为。(完)

发稿 黄斌;审校 屈桂娟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