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鼠年疫情未尽中国宏观政策不宜早退 期待牛年好“耕田”

路透北京12月21日 - 尽管新冠疫苗上市在望,但今年的疫情恐怕仍会断断续续影响到明年。率先从疫情深沟中上岸的中国,牛年继续保持复苏态势已是共识,基数原因或令2021年的经济数据亮丽,但日子却不一定好过,参考此前不设置具体的GDP目标或许是明智之选,继续保持上年的赤字率水准亦是现实的需要。

资料图片:2020年4月16日,中国北京,路人眺望中央商务区天际线。REUTERS/Thomas Peter

尽管券商及投行普遍预期中国非常规的政策会逐渐淡出,但部分受访的国内专家则持谨慎态度,他们认为在疫情仍有反复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并不牢固,尤其是实体经济仍面临很大困难,宏观政策仍须保持上年的力度,慎言退出。而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亦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并强调政策不会急转弯。

“目前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增加,疫情导致外需不足,国内复苏仍乏力,就业压力较大,民生短板那么多,培育潜在增长率的新动能还不够,都需要保持一定的政策力度,都决定中国不能过早退出。”中国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马晓河称。

这一看法与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不谋而合。在刘尚希看来,因为基数效应,明年的数据会比较好看,但日子不一定好过。在复苏不太稳固的条件下经济增长潜力有限,内生动力不强;加之大量债务到期,尤其是地方政府,财政一定是紧运行状态,这也会压缩财政政策的空间,因此当前的经济发展更需要改革加力。

上周刚刚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要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

**牛年数据美日子却未必好过,GDP不需设目标**

纵观年末出炉的诸多券商及国际投行报告,普遍预期中国2021年经济会保持较高增速,对明年经济的预期普遍乐观。其中国际投行野村及渣打等均预期明年中国政策将回归常态。

野村预计明年中国GDP同比增速将从今年估计值2.1%,大幅提升至9.0%,通胀率保持在2%以下水平。2021年将是政策正常化的一年,财政赤字率将从今年的3.6%以上下调至3%左右,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则从今年的3.75万亿元人民币下调至3万亿元,并停发特别国债。

渣打银行报告亦预期2021年GDP增长将加快至8.0%;预测明年债务占GDP比例上升5个百分点至285%,较今年25个百分点的增幅放缓。

但来自官方的专家显然没有这么乐观。马晓河就表示,明年如果跟2019年比,GDP增长能达到6%就不错了,但不能跟2020年比;若能恢复到2019年水平应该是理想状态,但现实中还有一定困难。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从中央经济经济工作会议的确实的基调看明年工作任务都很明确,保持经济在合理的区间,可以像今年一样没必要设置经济增长目标,只需设置就业目标、人均收入增幅等民生性指标。

至于赤字率,来自官方背景的专家们预计可能仍会保持上年水准,尤其在财政紧运行的状态下,会抑制积极财政政策的发挥空间。

“赤字率就是一个口径的问题,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就是一个选择问题,高一点低一点问题也不大。”刘尚希称。

**内需乏力短期难改,积极财政指向更明确**

尽管中国强调依靠内需拉动经济,以国内大循环为主,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发展格局。但后疫情时代,受制于居民收入增幅较慢,消费不振显然短期内难以改善,诸多的民生短板背后更是多年经济结构失衡的后遗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积极财政的指向更明确,提出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增强国家重大战略任务财力保障,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

在一位不具名的研究宏观政策的官员看来,这也说明在持续数年的减税降费以及在疫情抗击中积极财政作用也发挥到极致,财政的可持续性也是国家安全的最后防线,因此后续积极财政要更多作用于结构型改革和补民生短板方面。

马晓河也认为,从短期看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率降低,对消费的拉动力不强,因此要考虑如何增加收入和增加就业。长期性难题则是传统产能过剩,新兴产业成长尚处于爬坡期,也使得中国经济持续复苏难度较大,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

至于中国持续几年的减税降费牛年能否再期待创纪录的规模,答案显然也不太可能。

刘尚希分析,中国宏观税负近年来一直在降低,空间也越来越小,根据未来发展的要求,减税降费还要通过社保体制改革和税制改革结合起来。尤其人口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财政压力越来越大,支出结构的优化和效率的提升就尤为重要。“钱要花到刀刃上。”

“未来一段时间财政收支缺口可能还会扩大,当然长期看赤字不可能无限扩大,最终还要收敛,要在空间和结构上优化,支出比例和债务的运用上作出调整。”中国前财长楼继伟近期在一个论坛上就称。(完)

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