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专访:中国今年实现有质量的小康社会目标恐怕并不易--专家

路透北京8月25日 - 今年是中国全面实现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尽管政府明确表态能够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但在北京民营经济发展促进会会长、曾担任过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的贺铿看来,受新冠疫情和中美关系跌至冰点等诸多因素影响,中国要实现有质量的小康社会目标显然并不容易,建议推迟全面小康社会的收官。

这位曾担任过中国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的前官员详述了中国建设小康社会的由来始末:“建设小康社会”是由邓小平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规划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蓝图时,提出的战略构想。

接着十六大又提出,到2020年要完成全面小康社会建设任务,同时规定了“全面小康社会”的具体目标任务。其中最被大家重视的指标是实现按可比价计算的GDP,要在2000年的基础上再翻两番。

为实现此目标,当时测算年均经济增长速度为7.2%。现在看来,尽管最近十年增长率低,但是前十年增长率高,翻两番的任务应该可以实现。

“其它指标能不能如期实现,恐怕只能等到统计局计算出来了再说。”贺铿称,“临近交答卷的时候了,谁也没有料到到中美打贸易战和发生新冠病疫。最近,又因香港国安法,接二连三出事,而且都是大事(发生)在临近实现小康社会目标之年。”这无疑都会影响到中国实现小康社会的标准。

尽管受疫情拖累,但中国今年上半年GDP仍超预期,同比增长3.2%。

**真正的小康是什么?**

身为前统计局的官员,贺铿曾在内刋《理论动态》上发文提出过“中产阶层”概念,认为“小康社会”应该是以“中产阶层”为主体的社会,并由此引发过一场大讨论。

他表示,当时国家统计局成立了一个科研小组,研究了“初步小康社会”的指标体系。包括经济、政治和社会等多个方面,有二十多个指标,到2000年已经基本完成了(设计)。

“那时,我是全国政协委员。开两会时,有一些委员不满意’初步小康‘答卷。经过说明,大家还是接受了。”贺铿称。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小康呢?在贺铿看来,《诗经-大雅-民劳》中前四句诗:“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翻译成今天的语言即:“人民实在太劳苦,但求可以稍安康。爱护京城老百姓,安抚诸侯定四方”。

两千多年前,人民对“小康”的诠释其实也是今天的人对“小康”的憧憬。在他看来,只要求实现“稍安康”和“定四方”就满足了。可是现在看来这也很难达到。

他解释称,从“稍安康”说,全国近半数人月入区区一千元左右。社会保障水平很低,医疗、教育负担沉重。新冠病疫冲击下,失业率上升,许多年轻人找不到工作。还有两亿多“农民工”离乡背井流入到城市,买不起房子,居无定所。

孩子、老人留守在农村,农村显得很凋敞,日子难熬。工农差别、城乡差别不是缩小了,而是在不断扩大。居民收入相差悬殊,许多人心里不平衡。在这样情况下,能交出“稍安康”的答卷吗?

他建议推迟全面小康社会的收官。虽然今年GDP达到翻两番的任务没有问题,但全面小康社会应该是中产阶层为主体的社会。实际上,中产阶层还没有真正形成,按照统计局数字,就算最低标准是家庭收入3万元以上,中国也只有3亿人能达到,还有11亿人达不到中产阶层的收入标准。

再从“定四方”看,由于收入分配不公等积累的社会矛盾很多。外部中美关系跌至冰点并产生了许多节外生枝的矛盾,例如台湾问题、香港问题、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以及中印边界问题等等。

“定四方比解决稍安康更难。四方不安定,稍安康也无从说起。”贺铿称。

在他看来,一句话,要真的坚持改革开放,就要真的坚持邓小平外交路线。凡事要冷静观察,沉着应对。不当头,少管别人的事。牢牢抓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

“改革开放不要让别人觉得你老是想往回退。要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很从容地发展同所有国家的关系。如果这样,我想在两个一百年的时候我们也许会交上人民真正满意的全面小康答卷!”贺铿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将面对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必须做好应对一系列新的风险挑战的准备。同时,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创新能力不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农业基础还不稳固,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生态环保任重道远,民生保障存在短板,社会治理还有弱项。(完)

发稿 沈燕;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